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变装的欢娱故事 [1/4]

变装的欢娱故事 [1/4]


  第一章艳遇

  今年过年值班,事不多,白天还可以,晚上有点寂寞,就出去走了走。
  走到一家发廊前,一个小姐喊我「过来,过来」,这样的场景经历过,但想
  进去的感觉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强烈,只是让按摩一下吧,心里想着,就进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进发廊。

  这个小姐长得很漂亮,她看了我一眼,就动我,摸我,我说,「我只是按摩
  一下,多少钱?」,她说一小时三十,我觉得比较便宜,就趴在外间的小床上,
  她就开始按摩。

  此时,我里面穿了我自己用连衣裙改做的紧身衣和一条长袖旗袍,当然还有
  胸罩,我心里想,她要是摸到了,会怎么想?

  她的动作比较熟练,看样子是经过专门训练,按摩时毫无挑逗之意先从腿开
  始,我放松极了,也舒服极了,不是性方面的舒服。按摩背时,摸到胸罩,她停
  了一会没说啥,接着按摩,手法还是那样熟练!半个小时后,翻过身来,我觉得
  腿和肩她按摩地快了,在胸部反复得按摩,顺着胸罩按摩了好几次,她问:「这
  是啥?」我很窘迫,没回答,她说:「到里屋,我给你多按摩几次,不多收钱。
  」我猜到她要干啥,但经过她的按摩,我全身放松,她长得又漂亮,我已欲火难抑,就答应了。

  进去后,她让我躺下,接着按摩,很慢,确切地说,是抚摩,我的小弟弟起
  来了,她碰了一下,说:「我给你弄出来吧?」我说:「不行!」她说:「很舒
  服的!」,我控制不住了,将她搂住,吻她,她抓住我的小弟弟弄来弄去,说:
  「到我家去吧?我会你很舒服的!」她的家较远,打的有五分钟的路。一路上,
  我们啥话也没说,我用手揽着她的腰,她的左手一直放在我的背上,抚摩着,旗
  袍、紧身衣、胸罩和皮肤的摩擦使我涌动起一阵阵快感,小弟弟一直挺着,她用
  右手抚摩着我的小弟弟,由于前面是出租车司机,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小腹上
  下不停地动,也很舒服。

  第二章酣战

  到她家后,由于室右与内外温差较大,我的眼镜一片水汽,啥也看不见了,
  由着她,一直进入卧室,她又打开空调,说,「你先等一会儿,我洗个澡」,在
  她沖澡时,我立即脱下外装,漏出最外面的碎花长袖旗袍,从裤兜里拿出假乳房
  (小棉球)放进胸罩,系好旗袍扣子,趴在床上先自慰着。

  一会儿,我感觉到有两只手慢慢地抚摩我的「乳房」,我伸手往后一摸,正
  好摸着她的屁股,好象是穿着丝质的裙子,我翻身将她抱住,狂吻她,然后从紧
  身衣前面的小洞里掏出小弟弟插了进去,她穿了件粉红色连衣裙,没穿内裤。我
  们这样折腾了十来分钟。

  我将穿着粉红连衣裙的她搂在怀里说:「你不觉得我这样很奇怪吗?」她说
  :「不奇怪,以前遇到过,他的东西很硬,我们干了两个多小时,我很舒服。」

  我说:「你就觉得我也那样?」她说:「是啊,当我摸着你的胸罩时,就觉得这
  是个好主,所以尽我所能,将你按摩的全身放松,好干个够!」我说:「原来是
  有预谋的!」她说:「你不也是?」我说:「让我穿一下你的连衣裙,行吗?」

  她说:「我也这样想,我穿你的旗袍,现在温度也上来了,你把紧身衣也脱了,
  我知道,对于你们这样的人衣服是壮阳剂,所以我把空调也开开了,我有好多衣
  服,你一件一件的试,咱们今天痛快个够!」我穿着她那件粉红色真丝缎连衣裙,
  坐着,与穿着我的旗袍的她癫狂了半个多小时。

  「你真让我爽啊!」「我也很舒服!」,我说:「你们干小姐的,对性怎么
  认识?」「我恨男人,但离不开性,一天不干事就受不了。」「你恨男人?」「
  并不是恨所有的男人,恨没良心的、不讲感情的男人,他们不把我们当人看!当
  然你除外。」「为啥我除外?」「你不象不讲感情的人,你也能给我带来性的快
  乐!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和你要钱。过年这几天,我们生意不好,我希望
  你能陪我这个寂寞的夜。你能吗?」「你有多少衣服?」「几十件呢!我们每天
  靠漂亮的衣服吸引男人,今天让你穿个够,你舒服了,我也舒服!这是连体紧
  身衣,我有好几件,穿着它们,与许多男人干事,他们许多人喜欢女式内衣,能
  够引起性兴奋,但是他们都没穿过。」我挑了件粉红色的穿上,丝质的连体衣紧
  紧地将我裹住,小弟弟立即从衣服洞里鉆出来,她也穿好了,是件红色的。

  第一个姿势是她躺着,艺术讲求起承转合,这就是起;接着。我们使用坐式,
  面对面,紧身内衣勒着我们的屁股前后运动,也省了不少力气,那件粉红色紧身
  内衣裹着我的乳房,与她的红色紧身内衣里的乳房相互摩擦,使我兴奋无比,在
  抽插过程中,我们紧紧地搂着,都发出欢娱的呻吟,她说:「小哥哥,你快点!
  」她的声音甜甜的、嫩嫩的,我更疯狂了,几乎要射出来,我忍住了。

  我们又换到她背朝我的姿势,还是坐着,我得手抓住她的乳房,摩弄着,她
  不时发出呻吟声,渐渐地,我们滑向床边,我们索性双脚踩在地上。她的双手压
  着床边,我一只手模着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模着她的屁股,好爽啊!

  我们有上了床,我双手模着她的乳房,我的乳房蹭着她的背,粉红的乳房和
  红色的女人背,我亲吻着她的左脸,右脸。

  自始至终我的小弟弟一直在她的小穴,每次换姿势,小弟弟在里面转动,她
  都很舒服地呻吟着。

  我穿遍了她所有的连体性感内衣,每次感觉都不一样,,我们足足干了两个
  多小时。

  「你真厉害!」,她说:「我从没有遇到过!」「这是女装的作用,」我说,
  「让我试试你的连衣裙。」「我有好多,连衣裙,旗袍,你随便挑」这时,电话
  铃响了,是她的一个小姐妹。

  第三章又一个尤物

  「春红妹妹,我好想你啊!」「艳玲姐,我也是,今天怎样?」「不好,我
  饿了,弄点吃的,我一会就到!」「好的,我等你!」听着她们浪声浪气的,我
  觉得有点异样,累了,也没有细心理会。

  「累了吧,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弄点吃的。」不一会我就醒了,听到一个声
  音:「你从那里弄了一个妹妹!」「这个妹妹包你满意!你去看看!」,春红在
  厨房吵菜,声音较教大。

  我听得真切,也听到了一个脚步声,看看咋样,索性不理它。装睡!

  我侧躺着,她脱了外衣,上床来,轻轻地摩弄我的乳房,小弟弟又活了,我
  今天已经干了三个多小时,真有点担心,但我还是控制不住,将她紧紧楼住,她
  什么也没穿,我穿着春红的那件绿色紧身连体衣,还是感到特别有劲。

  「穿上衣服,先吃饭!」「穿啥衣服?我咱们都穿旗袍,行吗?」春红的旗
  袍真多,我喜欢粉红色的,就挑了件粉红长袖软缎旗袍,和我家里那件差不多,
  她俩都穿丝绵的,都是长袖,春红穿件紫色的,艳玲的是绿色的。

  她俩互相看着,突然搂在一起,接吻,相互抚摩,我也按奈不住,将她俩搂
  住,我的脸贴着她俩的脸,两只抚摩末着她们的背,丝绵的感觉通过我的手传给
  我的小弟弟,也传到她俩的腿的中间,我们三个穿旗袍的人就这样站着,相互搂
  着,相互抚摩,相互接吻,持续了有十分钟。

  「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艳玲边吻着我边问我。

  「叫我梦萍吧,26,咱们三个论个姐妹吧。」艳玲27,是大姐,春红2
  5,是三妹,吃饭时,我让大姐坐在沙发中间。她不肯,说我是客人,应该坐在
  中间,我就不再推脱了。「左拥右抱的滋味一定很爽,」我想。

  第四章酒中情

  三人坐定,开始喝酒,都喝白酒,以前我听说小姐的酒量都很大,我一斤的
  酒量应该能应付吧,开始我们共同举杯,庆祝我们聚到一起的缘分,接着她们两
  人谈了她们的经历与感受,中间穿插着敬酒、接吻、抚摩,二姐二妹地叫得我心
  里暖滋滋的。

  她们是以前同事,是好姐妹,都是大专学历,单位不景气,领导是个好色之
  徒,把她俩也都糟蹋了,在单位里的名声因为这事不好,领导到是没事,企业再
  亏损,他照样做他的官,吃喝嫖赌,样样都行,周围有一帮喽罗,奈何不得。艳
  玲姐一气之下辞职出去打工,但是神差鬼使的做了小姐,她也把春红妹妹喊来了,
  她也愿意,直到今天。

  开始她们租了间房子,住在一起,因为忙,各有各的生意,在一起的时候很
  少,挣钱多了,两人合伙买了一套房子,就是艳玲姐住的那套,钱够花的,也就
  懒得出去招揽生意,为了打发寂寞的日子,两人经常躺在一个被窝里说悄悄话,
  时间长了,逐渐相互喜欢起来,喜欢对方的身体,逐渐接吻,做性游戏,不能自
  拔,有好长时间她们俩都没和男人同床,迫于生计,她们又出去接客,挣了一笔
  钱,买了春红妹的这套房子。

  「你们俩一套房子不行吗?」「房子保值啊,岁数大怎么办?留后路啊!」
  她们的这种关系一直保持着,也都不想和男人结婚,都喜欢男女欢爱,有时与男
  人做爱,有时她俩做爱,同时与一个男人做爱还没有过。

  「你能做第一个吗?」,春红问。

  「我还巴不得呢。」,我说,「就怕我力不从心,有负于姐姐妹妹的美意」
  那我敬二姐一个酒!」「怎么敬?」,大姐问。
  「就这么喝啊!」,三妹做了个喝酒的姿势。

  「你度一个。」「啥叫度?」「你看我的。」说罢,她喝了一口酒,没咽进
  去,左手搂着我的肩膀,右手隔着我的旗袍摸着我的乳房,吻我,将那口酒送到
  我的咀里,我咽进去,不停地吻她,我两只手分别摸着她俩的乳房,我的左乳和
  右乳分别被她俩轻轻地抚摩着,春红妹的左手抓着我的小弟弟上下抚动,我们三
  人就这样前后左右轻轻晃动,持续了几分钟。
  「我也度一个酒,」春红说。

  我接了她的酒,接了她的唇,双手从袖子开始顺着她的紫色旗袍将她遍身抚
  摩,最后将她紧紧搂住,粉红色旗袍和紫色旗袍里的两对乳房摩擦着,我们陶醉
  了,躺在艳玲姐的怀里。绿色旗袍袖子里伸出的手,撩起我的旗袍下摆,抓住我
  的机机,她的乳房在我的背上上下窜动,我们三个呻吟着,几乎忘记了一切。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喝了一瓶半酒,剩下半瓶全是度完的。

  「还喝吗,二姐?」我一看表,已经三点了,说,「不喝了,还要上床啊,
  你们俩先玩,我收拾东西。」我拥着她俩走进卧室,「茶在哪?我下上几杯,解
  解酒。」

  第五章二美

  我收拾完后,一进卧室,就看见艳玲姐趴在春红妹妹上面,上下活动,两个
  人不停地呻吟着,她俩都还穿着旗袍,我也迫不及待地上了床,趴在她们身上,
  原来她们把旗袍换过来了,我抚摩着春红的乳房,也蹭着艳玲姐的,她绿色的旗
  袍压迫着我的乳房,我的小机机顶着她的屁股,推着春红妹妹在艳玲姐的身上一
  起一伏。

  她俩侧过身来,我又爬上去,看到她俩的旗袍前下摆翻到胸前,春红妹妹戴
  着假阳具插进艳玲姐的小穴,我的真家伙插进她俩之间的缝隙,她俩接着吻,我
  的脸亲着她俩的脸,双手搂着她俩的背,上下左右摇晃着,一直坚持了半个小时。

  「换换旗袍?」我说。

  「我们玩着,麻烦你了,帮我们脱下穿上。」,艳玲姐说。
  我将春红的绿色旗袍脱下,穿在我的身上,让艳玲姐穿上我刚穿过粉红色旗
  袍,春红穿那件紫色的,自始至终她俩抽插不止。
  「我想用真家伙!」,艳玲姐说。

  「我来了!,我们站着好吗?」她的手扶着床沿,我将她的旗袍的后下摆翻
  到她的屁股上,我的旗袍前下摆搭在上面,小机机从后面插进去,两手揉搓着她
  的乳房,春红妹搂着我,也揉搓着我的乳房,她还戴着假阳具,想插我的屁股,
  我不让,她就隔个着旗袍插进我的两腿之间,往前一送一送地,我的小弟弟在艳
  玲姐的小穴里前后滑动着,我们就这样动作了二十分钟。

  我们又上了床,我躺着,艳玲姐坐着,象骑着马那样,两手摸我的乳房,春
  红妹将她的嘴送过来,头正好在我的乳房和下巴之间,我用右手将她的假阳具拔
  下来,插进她的小穴,左手搂着艳玲姐的肩,爽极了!

  「我要射了!」「再等等!」「天快明了,我还要交接班!」我又坚持了一
  会,等她俩都达到高潮,我就射了,那种感觉终生难忘!
  「我们有缘,交完班,你过来睡觉,你去配一把钥匙!」春红妹说。

  「你们相信我?」「说哪的话,这一通宵还不能说明我们的情义?」「好的!
  」「另外,帮帮我们」她们俩换上连体紧身衣,都戴上了假阳具,相互插入,搂
  着,我按她说的,从衣橱里拿出一条红色软缎料子,有好几米长,将她们包捆住,
  只漏着头,她俩在里面一动一动的;我穿着那件绿色旗袍,搂着她们,等她们进
  入梦乡,我到单位交接班 .回来后,她们睡得很死,我松了松软缎料子,穿着那
  件绿色旗袍鉆了进去,这一觉,我们一直睡到下午。